山顶洞人

最近特别萌南晋才子谢承运和宁缺的互动!!前期一起拼命的看书,晕倒复晕倒,一直坚持,这种韧劲应该跟宁缺能处的来,而且最新一集他俩登山也碰到一起,总觉得有情况😜😜😜哈哈,但是太冷了这cp😭😭😭


算是子煜死后,执明和慕容离的一次谈话吧,一个小段子,心疼子煜😔(执离/执煜)


“阿离,你问我信不信你?呵呵呵,那你信不信我呢?-慕容离”。这一字一句,说的人似是含着无边的委屈与恼怒,最后竟还带了些无法言说的萧瑟。

阿离 ,人总是要长大的 ,我长大了 时间给予了我很多 , 也带走了很多 。到如今 我们之间横亘了太多的人和事 再也不复当初的模样。

现在我与你确是两相对立,连维持表面的平和都已属不易。我原本还想你不在我身边,我还有子煜可以陪伴,可你看,现在子煜也离我而去了,偏偏你在这件事中也逃不了干系。

你问我信不信你,我信又如何?不信又如何?你可信过子煜?你若信他便不会不救。我与他之间的感情你怎会不知,你就平白让他受困而死,不施援手,你让我怎么想,让我怎么甘心!

我是一国之主,这家国天下的担子我既然挑起便不会再轻易放下。

慕容离,以往总是我追着你跑,可这一路上我的太傅,我的子煜,我身边所珍视的,通通都不见了,都没了!你我的距离却总是越来越远,太远了,我追不上了,我也不追了,我就站在这里,守着我的国家守着我的子民,你以后若想我了便以友人的身份来看我吧,子煜和太傅都在这里,我要陪着他们,他们只有我了,我以后哪里也不去了,我就在这里。

来人,恭送慕容国主!


将夜的动作戏看到现在来说,我认为是非常棒的,招招落到实处,比之前那些电视剧中散乱浮夸绣花枕头的动作戏强百倍!不过还要吐槽一下皇帝的台词功底,和光明神殿口号的中二😂大爱朝小树,朝二哥!果然是狭义风范,去江湖中逛一圈,绝对呼呼啦啦跟回来众多小弟😄😄😄


去看了降龙原作,觉得书里的龙相性格给人的感觉还是让人头疼居多,而且境遇也挺惨的,整本书看下来的,给我的感觉色调还是较为凄苦,不是多么明亮,希望剧版变动后的情节能让人觉得更温馨一点,更委婉一些,年纪越大越看不了喜欢的事物收委屈了😞


伤心,剧挺好看的呀,怎么没太太写同人文呢,每天刷八遍都不见多少更新,心累😭😭😭


看剧的时候突然get到赵诚宇跟古力娜扎长得好像,不知道有没有人有这种感觉😂

这个剧挺好看啊,想看同人文

降龙之白露为霜

最近get到一部网剧降龙之白露为霜,很好看啊,有太太产粮吗?

佛爷命我守护古潼京

人世间兜兜转转,你以为留在原地,就能守护住什么吗?身侧人来人往,脚下地转不息,沧海桑田易能更迭,哪里还有什么原地留给你当做念想呢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,都有自己的路要走。偏偏你怎么就活在了过往不愿前行呢?我知张家人命格非凡,总是要负重前行,有我们普通人不懂的一大推东西要守护。但还是希望你能在守护别人的时候同时照顾好自己,活着,总是需要一些快乐,不然长生的日子多苦啊。
希望你能找到可以陪伴一生的朋友,这样我这个局外人可能也会开心一点

玲珑筛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

阳光初升,微风拂面,一只彩色的蝴蝶翩翩飞来,随风在四周飞舞。
“呵,蝴蝶?我此生最恨的怕就是这种东西了”说话之人语句狠烈,最后的一声长叹却被风吹到了远处。。。
世人皆唾弃马文才棒打鸳鸯,害得梁山伯与那祝英台双双殒命,好在上天垂怜另他们化蝶成双,再续前缘。现在想来可不是一出好话本,被唾弃的千古唾弃,被流传的千古流传。
“可是。。梁山伯。。”说话之人眉眼中尽是晦涩难明,趁的那双本应灼灼的桃花眼也变得晦暗起来。“你可知道,这婚姻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英台与我定亲在先,她已然是我的未婚妻。朋友妻不可欺,你却与她在私定终身之后才告知与我:你们已经心心相印,互许终身?”
哈哈哈,可笑,当真可笑!想我马文才与你梁山伯从小一起长大,你当知我性情啊?你若第一时间告诉我,你与英台互生爱慕,情定一生。我怎么会为了一个没相处多久的女人而放弃你这个兄弟呢?可是这世事总是如此不遂我们的意愿,你竟是在我也爱上英台之后才告知与我,你与英台早生爱慕,互许终身,只因你要去参加孝廉补缺就任,恐时日太长无法照顾英台,才向我吐露实情,眉宇间满是相爱之人的柔情蜜意,还托我帮你照顾她??多可笑啊,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,与我的未婚妻私定终身还托付我代为照顾??哈哈哈哈。。哈哈哈。。许是笑意太狠,腰背都弯出了嶙峋的模样,苍白的脸上只映得眼角红的像要滴血。。苍白纤细的一只手撑着玉兰树,最后笑的没了力气,干脆撩衣坐在了树下。
你既早已知道她是英台,还能允许自己与她愈走愈近,梁山伯啊梁山伯,你可曾想到过我?你可曾想过我要如何?你让我情何以堪?你与英台情何以堪?你们又把我置于何等位置???英台与我并不熟悉,我只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,她与别人互定终身践踏我的尊严,我只当她不忠不义,我不怨!但是梁山伯,她私定终身的那个人不能是你!你是与我一起长大的,你知道我的骄傲,知道我的性情,知道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!从小就是我们互相陪伴,一直到我们长大!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,一起读书,一起科考,我知道我的学问做不了官,但是你肯定能考上啊,我还想着你去哪里赴任,我就陪着你去啊。。到了年龄我们各自娶妻,就住在同一条街,每天都会见面,像小时候一样,有我的地方一直有你,有你的地方也一定有我。。就这样直到终老啊。。。
说话之人的声音越发的低下去了。“呵呵呵。。”一阵自嘲的轻笑被风拂过玉兰树的声音打散了。。双手在身旁一阵摸索,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小坛酒,开坛便能嗅到酒香凌冽,隐隐有雪的寒。后背靠着树干,双腿交叠像是坐禅的模样,周身却满是孤寂像是被抛弃的孩子。仰头狠狠灌了几口酒,微风拂过,酒气渐染,苍白的脸颊也有了些许红晕,配着发红的眼角,才发觉此人怕已是微醺了。。
微风卷携着白玉兰的花瓣片片洒落下来,衣裳,肩头都有花瓣停留。阳光透过玉兰树在地下映出斑驳的影子,明明是一片暖阳,携着这白玉兰的花雨,任谁在这树下都是一幅温暖而又明媚的景象。可如今这人虽凭长相就已是一幅美景,但在这暖阳之下却生生透出一种与世隔绝的疏离和孤寂感,想让人为他披上一件外袍,想让人拥他入怀,想让人抹平他眉宇间的孤独。我猜他是不是在想什么人?我只能祈求,他想的人快来吧,来陪他一起看玉兰花,如果他想的人来陪他,他的眉宇应该能抚平吧?
微风依稀吹来了他的声音。
“罢了罢了,我虽未要你如何,你却因我。。而死,我自当是欠你一命的。你带走了要与我成婚的祝英台,与之双宿双飞,留我孤单一人在这世间遭受唾弃与愧疚。你就不欠我的吗?谁人又能说清楚这生与死哪个更好?
我这一生,前半生自视甚高,鲜衣怒马,风花柳巷又因有你这个竹马陪伴从未尝过寂寞和孤苦。可自从你走后,这满园的春色没人拉着我一起作画,夏季的凉食没人跟我一起品尝,秋季的衣服花样我找不到人一起相看,冬季的踏梅赏雪往常都是你非要让我一起去的,我摘了一支开的最美的梅花想让你带回去养在书案上,这样你整天写字看书也能闻到花香,兴冲冲的转身准备塞给你,却发现偌大的梅园只有我自己啊。。。后来我才发现,这就是人们口中所谓的寂寞吧。我想我的后半生应该开始了吧。想我马文才虽不及你的为人和才学,但平时呼朋唤友能从书院排到祝家庄。但后来我发现,他们都不是你,亦不能代替你。现在想来这前半生的欢乐你都在,这后半生的寂寞也全是因为你。
今天是你们三年之祭,前几天街上铺子里的烟火香烛都快断货了,我这个身份就不去你们坟前了,就在我府中的佛堂里陪你们说说话吧。
咱们这个地方可真小啊,走到哪里都是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,但我却清楚的知道不管到哪里都不会再遇见你了。呵,所以酒是个好东西,可以让我不用那么清醒。。唇角勾起一个笑意,须臾片刻便消失了。
“梁山伯,我后悔了,真的”。说话之人的声音此刻给人一种易碎的错觉,好像风再大一点或者阳光再猛烈一点,这声音就会消融于这天地间。“如果能再来一次,我会毫不犹豫的把英台让给你,只希望我们还能和从前一样,我承诺你一辈子的笔墨纸砚,你在我身旁安安静静的做你的事情。只是一个祝英台而已,我没了她还有你啊。。。还有你啊。。”
语落,说话之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只是这笑落入别人耳中却只留悲戕。骨节分明又略显苍白的手轻轻拂去眼角的水迹。又听得他用有些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道出“梁山伯,时间回转定是不能了,只愿我马文才下辈子与你梁山伯永世不见!”风突然大了起来,满树的玉兰花在风中摇曳,太阳也变得晃眼起来,一只彩蝶围着那人飞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的停到那人放在腹部的手背上,缓缓收拢了翅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是此生最恨蝴蝶吗?再看那人,才发现他呼吸轻浅已是睡着了。。